+ - 閱讀記錄

    在場眾人都目瞪口呆地看著顧誠玉的舉動,他們有些茫然失措。這般俊秀的少年,該不會是......

    顧誠玉可管不了在場眾人的心思,他趁著夏鴻基還愣神的當口,將夏鴻基的拇指給使勁兒掰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呀!夏老爺果真不愧是咱們杭天府的表率??!竟然愿意出十萬兩銀子?!?br />
    顧誠玉贊嘆一聲,接著便松了手,將手背在身后,用帕子使勁兒擦了擦。

    顧誠玉這一聲贊嘆,將眾人從呆愣中叫回了神兒。

    夏鴻基趕忙低頭一看,險些一口老血噴出,這是幾根手指?難道是他老眼昏花了?

    “不對,不是十......”夏鴻基連忙表示反對,他可拿不出這么多銀子來??!

    “夏老爺果然深明大義,不愧是夏首輔的族人,咱們甘拜下風!”

    展掌柜眼珠一轉,忙截住了夏鴻基的話頭。拱手行禮,表示自己的欽佩之意。

    其余人都面面相覷,這欽差未免也太不要臉了吧?真是出乎他們的意料??!

    他們可是看出來了,夏鴻基好似剛才只想出四萬兩銀子來著。沒想到欽差大人上下嘴皮子一碰,竟然將四萬兩,變成了十萬兩。

    夏鴻基一口老痰哽在喉嚨上下不得,他沒想到顧誠玉竟然會這般耍無賴。

    你說這不是耍無賴是什么?他明明只想出四根手指的。夏鴻基此時不由想起族長那張老臉上的冷酷和嫌棄,心肝兒都抖了抖。

    他只是族中的分支,被族長派到杭天府來打理生意的。那些銀子哪里是他能做主的?之前他想著只是三萬兩,事后族長也不會太過責怪。

    后來為了不被人看扁,他才咬牙再加一萬兩。就算族長不高興,他也能解釋解釋。

    可現在是十萬兩??!他還不能用自己的家當貼補,不然族長肯定要懷疑他這么多銀子是從哪里來的。

    再說倘若讓他自己掏出這十萬兩,那就跟挖他的心肝似的,簡直要疼到無以復加。

    “我剛才只說四......”夏鴻基舉著四根手指,雙眼圓瞪。手抖個不停,就像要中風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是!本官剛才聽清楚了,夏老爺捐十萬兩銀子。來來來!諸位,咱們都先敬夏老爺一杯!”

    顧誠玉坐在桌前,舉起自己的酒杯,根本不顧夏鴻基快要哭出來的臉色,仰頭將杯中酒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他才不會給夏鴻基機會說出來,反正這十萬兩銀子他是要定了。

    顧誠玉心中遺憾不已,只可惜這夏鴻基只長了十根手指。

    他在心中謀算了一番,這夏鴻基只是夏氏的分支,手中的權柄不大。

    反正他后日就要趕往應南府,應南府是夏氏的發家之地,夏氏的嫡支便居住于此。等到了應南府,顧誠玉怎么也要將夏氏嫡支那一脈咬下一塊肉來不可。

    眾人酒也喝了,銀子也捐了。照理說今日顧誠玉的目的達到了,這宴席便可以散了。

    只是,眾人見顧誠玉只顧著喝酒,并沒有要散席的意思。

    胡茂深等官員也是一臉疑惑,他們看了看楊朝英手上拿著的賬簿,難道這些都還不夠?

    這加起來怕是得差不多有三十萬兩了吧?難道顧少卿還不滿意?

    改道江堤和安置災民有這些銀子,短時日內應該是夠了的。

    楊朝英他們高興地合不攏嘴,此刻已經迫不及待想要數銀票了??深櫿\玉還不發話,他們也只得作陪。

    顧誠玉將正在做美夢的眾人掃視了一圈,覺得時機差不多了,這才又開了口。

    “諸位能慷慨解囊,為災民和江堤盡一份心,本官真是感激不盡!諸位都是良善之人,等都刻上了功德碑,日后必然能流芳百世?!?br />
    顧誠玉打算將這次捐獻銀兩的商賈都刻上去,畢竟人家都出了銀子,且最少都是一萬兩。

    不說每個商行都得到皇上嘉獎,可人家捐獻了這么多銀子,好處總是要給點的。

    反正這銀子的用途都是為了百姓,到時候會記有詳細的賬目,否則朝中那些大臣又得起幺蛾子。

    “哎~顧大人真是折煞咱們了,咱們就捐了這么點銀子,怎么就流芳百世了?真是愧不敢當。再說咱們出銀子也不是為了沽名釣譽,而是想救助這些災民。同時也擔心江堤的垮塌,讓咱們杭天府與長天府一般,被江水肆虐,導致民不聊生??!”

    王老爺摸了摸他挺著的肚皮,一張嘴倒像是抹了蜜。將自己說得如此高風亮節,不求回報。

    楊朝英扯了扯嘴角,他來杭天府為官雖然不久,但也對這個王老爺如雷貫耳。

    無他,因為王老爺家中有一位河東獅!王老爺當年其實也是一窮二白的貧苦農家小子,后來丈人家招贅,便將王老爺給招了去。

    妻家勢大,王老爺著實受了好多年的氣。直到岳丈三年前去了,他才翻身做主。

    只是這么多年的習慣已經改不了了,被夫人管得極嚴,而他夫人恰巧又是一毛不拔的鐵公雞。

    這次回去,王老爺必然會被夫人好好整治一番。

    所以別看王老爺這會兒人五人六的,等今兒回去,可有他受的了。

    只是這銀子既然已經到了他們手上,那他們是絕對不會再吐出來的,就只能讓王老爺自求多福了。

    “諸位放心,剛才收的銀子,朝廷官員絕不會貪墨。每一筆大的支出,都必須有本官的私印。其他的支出每一筆都會記錄在賬簿上,日后呈給皇上過目!”

    “顧大人這是說得哪里話?咱們怎么可能不相信大人?大人們為了救助災民和修筑江堤,可謂是殫精竭慮。咱們若是再有懷疑,那可真是狼心狗肺了?!崩钣癍h連忙出聲道。

    李玉環也就是為了在諸位大人面前博博好感,好混個臉熟。

    其實這銀子已經捐了,雙方都達到了目的,誰還管你銀子的去處?

    商賈們只要名聲,這叫各取所需。這幾位欽差籌集這么多銀子,要說一兩也不貪,他們是絕對不信的。

    “哎~這銀子自然是要用到實處的,每一筆去處當然得有記錄!”

    這銀子要是真拿了,不得燙手?他們的本意就是救助災民,也為朝廷減輕負擔。

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


@精彩小說網 . http://www.funmusicbbs.cn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版權申明/書籍屏蔽申請

线上真人国际娱乐开户 府谷县| 隆昌县| 赤壁市| 永城市| 黔西县| 正安县| 中西区| 抚州市| 泽库县| 泾川县| 太康县| 昭平县| 民勤县| 青龙| 铜梁县| 鄱阳县| 九台市| 朝阳区| 永兴县| 普陀区| 石河子市| 东丰县| 元谋县| 嵊泗县| 通辽市| 万宁市| 两当县| 双鸭山市| 仁化县| 杭锦后旗| 突泉县| 化隆| 咸阳市| 平原县| 洪雅县| 铜梁县| 莎车县| 隆尧县| 泗洪县| 拜泉县| 岳西县| 漳州市| 锡林浩特市| 砀山县| 宣武区| 宝兴县| 同仁县| 缙云县| 上栗县| 镇康县| 扶余县| 台中县| 克山县| 常德市| 泽普县| 永年县| 郧西县| 隆德县| 佛教| 中宁县| 林西县| 沙田区| 广河县| 聂荣县| 阜新市| 门源| 应用必备| 兖州市| 新蔡县| 南乐县| 扎鲁特旗| 蒙自县| 岱山县| 子洲县| 黔江区| 乡宁县| 小金县| 宝山区| 金门县| 定结县| 慈溪市| 泰顺县| 沂南县| 扶绥县| 东丽区| 台中市| 东丽区| 乌鲁木齐县| 盈江县| 宣城市| 麻栗坡县| 凉山| 抚顺市| 东港市| 安徽省| 永靖县| 河津市| 石城县| 大田县| 吉林省| 澳门| 林州市| 兰州市| 彭山县| 昌吉市| 廊坊市| 同仁县| 太湖县| 中宁县| 醴陵市| 绥滨县| 安新县| 汶川县| 淮北市| 中西区| 永济市| 临泉县| 绥宁县| 苗栗市| 玛纳斯县| 闵行区| 沾益县| 阳信县| 玉环县| 渑池县| 洛南县| 西青区| 洪泽县| 鄱阳县| 新巴尔虎左旗| 东台市| 黄大仙区| 元谋县| 册亨县| 霍州市| 普安县| 玉树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