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    康琴心亦想不明白陈莉莉为何要跑,是不满生下孩子之后康家对她的安排吗?

    但若是没有康家,这会子她还只能在监狱里,至于孩子未来的命运更不好说。

    她让阿忠带人去找,康英茂想去看情况,被康琴心唤住,“她既然存心要跑,一时半会也找不着,安排他们去就成了,你不用太劳累?!?br />
    “但夫人让我看顾陈小姐,现在我如何交代?”

    康琴心平静道:“没事的,妈那边我去说。对了,她在公寓里时可有人去找过她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而且应小姐您的要求,对她的电话还做了监听,也不见谁联系她?!?br />
    康英茂仍是着急,担忧的道,“这陈小姐还是吗啡案的嫌疑人,现在她不见了,回头司家想提人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是,她身上还犯着官司,你倒是提醒我了?!笨登傩乃垡涣?,拿起电话拨去了司雀舫的私宅。

    接电话的是名陌生军官。

    她握着电话道:“我是康琴心,请问二少在家吗?”

    “是康小姐,二少不在?!?br />
    康琴心又问:“那宋副官在吗?”

    “宋长官和二少一同出去了?!?br />
    康琴心只能蹙眉挂断电话,见康英茂正看着自己,她开口道:“我想陈莉莉并不难找到,我们的人即便没守住,但总有人盯着她的?!?br />
    “小姐是指司家的人?”

    司雀舫那样做事严谨的人,会真的因为卖人情就将关键线索人物放走?

    “让阿忠他们回来吧,别找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但小姐还没和二少通过电话,若司家没派人跟着呢?”康英茂还是不放心,迟疑道,“上回她跑来庄园放肆,夫人都没责怪她只让人送回去,可见很重视她腹中的孩子?!?br />
    康琴心叹息道:“你打电话给阿忠,让他派人去海关口和几个贸易港口蹲着。政府命令限制陈莉莉离开新加坡,走机场和正规港口都是不可能的?!?br />
    康英茂反应也快,立马打电话给了亲信交代。

    康琴心笃定司雀舫有派人监视陈莉莉。

    事实上,等到晚上,司雀舫回私宅后给她回电,结果也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司雀舫吩咐道:“让你们康家的人都回去吧,以免打草惊蛇?!?br />
    “原来二少还是准备在她身上做文章?!?br />
    康琴心听他声音有些倦意,想到辛筠所说的姚秀发病住院之事,犹豫着要不要关问两句,那边已开口问:“你还有其他事吗?”

    她忙摇头,又意识到对方看不见,启唇回道:“无事了,只是陈莉莉在外,还请二少的人多关照,毕竟是有孕之人?!?br />
    司雀舫应了声,挂上电话。

    康琴心不知怎的有些心烦意乱,便去了长姐房间。

    康画柔正在收拾行李,见她进来,笑道:“听说爸把银行交给你了?!?br />
    “大概是嫌我无所事事吧?!薄澳惚鹫庋?,爸其实很看重你的,从前不过是念着子承父业那句老话,再加上书弘毕业的早,又是爸在银行时一手教出来的,难免器重些。现在书弘不中用,爸对你寄予

    厚望呢?!笨祷嵛峦竦男ψ?。

    康琴心漫不经心的接着话。

    康画柔就问她:“怎么,有心事?”

    “辛筠说,司家那位喜欢司雀舫的姑娘因为伤心过度导致心脏病发作,今日送去医院里抢救了。

    现在虽说没事,但这种先天性的毛病受不得刺激,我想了想,总觉得答应司雀舫演这一出关系不太好?!?br />
    康琴心道出心中所虑,征求对方意见,“阿姐,你说我应不应该去医院看看那位姑娘,与她道明真相?”

    “你既答应了二少,若要反悔,自然该先和他商量。说到底,那位姑娘发病与否和你关系不大,主要还是在二少身上。

    他若无心,不是与你传言,也会有他和旁人的流言,真到了那时她还得难过,难道你也要跑去宽慰她吗?”

    康琴心摇头,“那时候与我何干?既是司雀舫的事情,当然他去解释?!?br />
    “你这样想心里不就好过了吗?我听你的描述,想来那位二少对男女感情之事并不热衷,否则也不会用这种直截了当的法子。

    他不拖泥带水,直接拒绝了她,你又何必去解释,让她再升希望吗?”康画柔与她分析。

    康琴心听了觉得很有道理,回房后心情纾解了不少。

    一夜无梦,醒来阿岚进房间告诉她,门卫说外面天还没亮就来了辆汽车,人却没有下来。

    康琴心惦记着阿姐要出门的事情,随口让门卫上前去问问情况。

    却是沈君兰。

    他听说康琴心回家了,特来探望,又恐时间太早打搅她们,就没有下车。

    康琴心坐在餐桌前,含笑的请他坐下,“你怎么这样客气?我的伤早就没事了,你不用觉得内疚。对了,你怎么这么早就在外面,昨晚没回家?”

    “凌晨的时候边港口有一批货到港,那儿的管事还在监狱里,下面人找我拿主意,我就亲自跑了一趟,卸完货都两点多了,结果又闹了出搜人查物的场面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沈家的运输向来不受海关机构检查,都是每月报备的,谁这么大胆半夜去你们那搜东西?”康琴心好奇,“就不怕得罪沈老爷子?”

    “自从海关警署换了老大之后,早就不给我爸面子了?!?br />
    沈君兰也没同她客气,边吃着三明治边道,“再说,是司二少的副官和张师长的下属带人过去的,谁敢拦着?

    我本来见司家人,还以为又是来查你在天河桥被伏击之事,结果却是找什么罪犯,搜人到了我们那里,谁都不给走,闹了半宿?!?br />
    “司家抓人,怎么还惊动了师长?”

    “毕竟是海上的事,可能是图个方便吧,那张师长本来就是二少的亲姐夫,问他要个人办点事不是轻而易举吗?”

    沈君兰面色疲倦,叹息道:“自从我接管家族海运后,沈家的运势也不知怎么了,诸事不顺,而且还得罪了司家。

    前不久刚抓了我们几个管事,现在又闹场子,也不知道外面要怎么报道了?!?br />
    康琴心听他自责,宽慰道:“你不用有这么大压力的,但凡有点产业的家族,谁家没个困难的时候?

    你是沈家的少东家,亲自运输亲自卸货,已是十分认真负责了,至于得罪司家的话过于言重了,你们又没有私怨,谈不上得罪的?!?br />
    “但我们沈家的管事涉及了天河桥之事,司二少亲自过问案情,又让护卫司署对我们沈家彻查,可不是得罪透了吗?”沈君兰说完,又不生疏的明言道,“毕竟出事的人是你,二少动怒了?!?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funmusicbbs.cn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

线上真人国际娱乐开户 沅陵县| 安阳县| 儋州市| 景洪市| 云浮市| 嘉峪关市| 平利县| 惠州市| 万宁市| 新巴尔虎右旗| 南投市| 三台县| 东辽县| 潼南县| 青海省| 锦屏县| 阿拉善左旗| 大厂| 甘孜县| 都江堰市| 雅江县| 如东县| 张掖市| 曲沃县| 丽水市| 临朐县| 札达县| 谢通门县| 肇州县| 贺兰县| 油尖旺区| 灵川县| 隆昌县| 府谷县| 平山县| 美姑县| 汉阴县| 民权县| 宜章县| 个旧市| 兰溪市| 吐鲁番市| 太原市| 沭阳县| 太原市| 武夷山市| 伽师县| 龙山县| 道真| 闽侯县| 共和县| 启东市| 石楼县| 青州市| 酒泉市| 南阳市| 安远县| 延津县| 永靖县| 遵义市| 宜昌市| 广平县| 杂多县| 若尔盖县| 彰武县| 武安市| 昌黎县| 高邮市| 化州市| 泗阳县| 车险| 永康市| 宜君县| 淮阳县| 桑日县| 松阳县| 浦城县| 阳曲县| 临漳县| 德兴市| 曲阳县| 五华县| 陆河县| 吉林省| 长治市| 平远县| 临邑县| 三原县| 文化| 桃园市| 家居| 武清区| 龙胜| 嵊州市| 离岛区| 武城县| 余干县| 盱眙县| 武山县| 晴隆县| 自贡市| 句容市| 黄骅市| 阿荣旗| 米林县| 潮安县| 洪泽县| 台北市| 中山市| 高碑店市| 玉林市| 肇东市| 雷山县| 丹东市| 宿松县| 和林格尔县| 阳谷县| 绍兴市| 黄浦区| 西峡县| 合作市| 宿州市| 虞城县| 天气| 思茅市| 南投县| 调兵山市| 水城县| 祁连县| 夏津县| 蒙城县| 台山市| 丹东市| 涟源市| 青海省| 上虞市| 余干县|